买预期和买现实

资本市场有两种人,一种是买预期、卖现实,一种是观望预期、买现实。

买预期的人,通常有一套强烈的逻辑,认为只要按照这个逻辑来,预期一定能转化为现实,所以敢于在预期阶段就积极展望,假想一个非常美好的未来,把股价透支,而一旦预期落地为现实,没有进一步的预期,就一窝蜂的卖出。

买现实的人,通常不太信所谓的逻辑,只信已经能看到的现状,只敢在现实已经展现出来后,才逐步买入。

有些股票符合预期的逻辑,就能吸引“买预期”的投资者,就变成了“买预期、卖现实”的股票。

有些股票不太符合预期的逻辑,只能吸引“买现实”的投资者,就变成了“买现实”的股票。

比如中国巨石和鲁阳节能,这俩股票本质上很类似。

去年下半年到今年初,中国巨石从逻辑上符合核心资产的标准,就被“买预期”的投资者积极展望,被推升至40PE。鲁阳节能因为体量太小,不符合核心资产的标准,就无人理会,只有10PE。

从今年初到8月份,巨石和鲁阳的业绩都爆发了,但巨石一路下跌,最终跌至20PE,而鲁阳一路上涨,最终也涨到20PE。

巨石是典型的买预期、卖现实,鲁阳是典型的买现实。

比如铜铝股和钢铁煤炭股。

资本市场有个观点,因为新能源汽车和新基建的加持,铜铝有成长逻辑,钢铁煤炭是纯粹的夕阳产业,没有成长逻辑。

这就导致,铜铝股票成为买预期的典型,价格刚一上涨,资本市场就开始yy黄金十年起点,对股价大幅拉升。

而钢铁煤炭是买事实的典型,价格已经暴涨好一阵之后,资本市场才慢慢反应过来,足足慢了两拍。

比如酒店和服装家纺,在疫情初期都是严重受损,后续由于中小企业的批量倒闭,头部品牌集中度提升,长期是受益于疫情。

由于酒店行业有美股华住这个标杆在,符合市场的审美和集中度提升逻辑,在企业还严重亏损的时候,股价就已经历史新高了。

服装行业,同样受益于疫情(与市场普遍认知相反),股价却没有提前反应,只有当利润上升之后,股价才会给出一点反应。

服装股里也有另类-森马,因为旗下童装品牌是国内市占率第一,童装被认为是一个好赛道,所以在去年服装股普遍业绩稀烂的时候,就有一堆投资者非常关注森马,在那预期它今年能赚多少钱,股价大涨。同期其它服装股因为业绩稀烂,股价表现大都一般。

今年服装股业绩都不错,森马业绩也不错,几乎所有服装股都是涨的,就只有森马大跌。

其它服装股都是“买现实”,就森马是“买预期、卖现实”。

其实在这个过程中,森马的童装逻辑并没有发挥太大的作用,森马的经营节奏跟其他服装股并没有太大差别,都是去年上半年业绩极差、下半年业绩改善、今年上半年业绩很好。

导致股价节奏差异的,纯粹是投资者的思维差别。

其它的股票,比如猪肉股、周黑鸭,都是典型的买预期股票,基本面刚有反转的预期,股价就涨到天上了。

买预期的投资者和买现实的投资者,最好不要混淆,不要去操作对方的股票。每次选股之前,都要琢磨下这个股票到底属于预期票还是现实票:

以买现实的思路去买预期票会怀疑人生,业绩这么好为什么一直跌?

以买预期的思路去买现实票会生不如死,这么大好前景为什么不涨?

机构大体上偏好“买预期”的股票,因为机构有强大专业的研究能力,能尽早把握到行业或企业的基本面反转,在反转初期就靠预期把股票推升上去。

但机构有一些“条条道道”,导致他们会对某些行业或企业产生极大的偏见,是发自内心的厌恶,这些行业或企业即便反转了,他们也不关心不在乎,导致这些行业或企业的股价滞后于基本面。

我只是个散户,研究能力有限,对绝大多数行业的反转都不可能提前感知到,所以我没有能力“买预期”,只能选择那些机构厌恶的行业和企业,等看到基本面已经确定反转后,买现实。

所以你们可以看到,我选的那些股票,长城汽车、地产、鲁阳节能、明泰铝业、钢铁煤炭、服装家纺,都是些被机构厌恶或曾经被机构厌恶的股票。

 

点赞